幸福的家园
发布时间:2019-04-18 10:24 来源:枞阳在线 字号:

  高斌

  周末值班,沿路查看清明防火,山水之间,遇见花田。那一片趁季节而回的油菜花,把三月惹得格外黄,它们在山腰、在水边、在梯田、在圩地,放肆绽放。引来了蜜蜂,也引来了我。

  这是晓春村的后山,拔茅山从这里攀升,通向高处;白荡湖的水洗涤着这块土地,干净而清澈,包括这里的乡亲。这里没有惊扰,没有大货车的轰鸣,没有工业文明的喧嚣。一位扛着锄头的乡亲穿过油菜花丛,渐行渐远在一条绿色的阡陌之中,他就是风景。我拿起手机准备拍下这一幅画面,他已经消失在花田中,我没有跟上去,也没有叫住他。因为,这里没有惊扰,我不能例外。春风跟湖水亲密接触,水面就有了反应。你看那一浪一浪的水纹,从远处铺过来,油菜花就频频点头,像是故人一般,春天仿佛是相遇的季节,一切都是安排好的。一位腿部残疾的老农过来跟我打招呼,问我是不是谁谁家的孙子、谁谁的儿子。我说是,老农就跟我谈起我的父亲、我的爷爷以及曾经一起做工的日子。我心生敬意。然后,他移了移瘸得很厉害的腿,指着那一片金黄的油菜花说,他也种了不少,包括那一块鱼塘也是他的,政府政策好,还能享受补贴。我问他您老人家名字?他笑着告诉了我,说我是扶贫户,我的名字镇里都知道。他又拍着残疾的腿说,现在政府好,这要是以前,老了不作孽啊!

  我看着他笑,那是真实的笑。或许,这一片油菜花在我眼里、在许多人眼里,只是一片风景,可在他的心里,那可是生活和希望啊!想起平日里做扶贫工作,宣传政策,也不知道老百姓心里真实的感受。此刻,一片花田就诠释得明明白白,扶贫扶志,我看到了另一片繁花似锦。

  半山半水半分田。远处圩堤那三两头水牛,不知道是谁在放养?放牛的人,应该是一位老者,口袋里还有一只生了茶渍没来得及清洗的茶杯,这是我想象的样子,或许也是我喜欢的返璞归真。油菜花开的时节,他应该偶尔还哼几句山歌吧!我忽然想起前段时间了解田亩承包数据,找村里老党员老朱询问村民自种田地的事。老朱70多岁了,身体格外硬朗,他仰着头,抽着香烟如数家珍地道出每户的数字。我由衷地佩服老朱,又从口袋里掏出烟给他续上,陪他一起抽,生怕烟断火了他就记不起来。我问老朱,你这记性,真是不得了!老朱忽然把含在嘴里的烟夹在手上说,那怎么不记得呢,村里的田这么多年都是我那头牛犁的,这都不记得怎么照啊!

  我连忙哦哦应答,那是找对人了。老朱沧桑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,那也是真实的,幸福的。他一生与田为伴,与一头牛做搭档。所以农村基层工作,我跟他搭档,确实是省了不少功夫。不仅如此,老朱还是一名党性极高的老党员,他负责领办了数名困难户,尽心尽责。有一回,困难户英明患病,住在医院做手术,老朱硬是把家里事情丢掉,照顾到英明出院为止。我看到他回来,跟他打招呼,他总是风风火火地忙碌,手里还是夹着一支烟,笑嘻嘻地说,我去放牛哦,不能亏待它啊!我注意到他胳膊上的红袖章,他拉了一下袖章说,清明节防火,我顺便招呼上山的人,不戴这个,人家不把我当回事啊!老朱身上的那股淳朴劲,是沾染泥土气息的味道,像这满眼的油菜花金灿、耀眼,又像那红花草一般,朴实、奉献。

  小村沿湖,自然圩口也多。这些年农田承包,种田大户们一方面响应政府政策,发展特色产业,另一方面切合自身特长种植优质农特产品,让小村的美丽乡村更有了亮点。比如湖边的荷花基地,经过一年多的打理,已然是一个旅游观光的好去处,老张就是这个基地的负责人,他给自己取了一个很贴切的微信名字——“农场主”。农场被白荡湖的水环抱,春有百花夏有荷,那是用文字无法表达的风景,写意另一种境地。若有空闲,邀上三两好友去农场主家坐坐,观荷、采莲、摄影、垂钓、品茶,这不就是一幅田园生活的画面吗,这不就是许多人向往的地方吗?任四季更迭,守着这一方水土,看莲叶田田,听白荡湖的潮音起落,心就在水云之间有了归处。所以老张是幸福的,小村的人们是幸福的。从生产、生活、生态、文化发展乡村振兴的今天,小村的人们就是以这山为纸,以这水为墨,一幅渐渐清晰的水墨画,就呈现在我的脚下。

  对面的拔茅山上,一行密密麻麻的茶农正在种植茶树。我期待不久,我能坐在朋友的茶园,或是山顶某一块天然的大石崖上,轻呡那一缕茶香,俯瞰小村,看一湖碧水、看金黄的油菜花,看大写的春天,用更多的文字,记录盛开的晓春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备案信息

安徽省铜陵市郊区周潭镇枫林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