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:去“虚痕”留“实绩” 让实干者轻松上阵
发布时间:2019-04-02 17:08 来源:安徽扶贫网 字号:

  我省正在开展“严规矩、强监督、转作风”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专项行动,将“检查多、考核多、‘留痕’多、材料多”的问题作为整治重点。日前,记者赴部分市县,调研此类现象及有关部门的整治举措——

  ● “每天工作就是完善户档资料、村级资料和上报报表,根本没时间接触贫困户。”

  ——皖北某村扶贫专干李某

  ● “一些地方过于注重‘痕迹’,甚至要求事事留痕、处处留痕,让‘痕迹管理’变成了‘痕迹主义’。”

  ——省政协委员徐培坤

  “忙工作成了‘忙台账’”

  “刚上班那几个月,每天工作就是完善户档资料、村级资料和上报报表,根本没时间接触贫困户。”李某是皖北某村新入职的扶贫专干,在他办公室的柜子里,满满当当都是资料盒。

  “每份档案都有几十页,要保证数据不打架、逻辑关系不乱,前前后后不知道改了多少遍。”李某告诉记者,现在许多工作都要求“留痕”,用图片、文字的形式做成台账资料。做一个台账要一周时间,一个专题工作差不多要5本台账,而李某一年下来要做七八种台账。除此之外,各类花名册、调查表、核查表、汇总表、采集表等表格也花样繁多,都需要李某来完成。“工作中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耗在了填表、做台账上,一些朋友送我一个外号——‘表哥’。”李某苦笑道。

  省政协委员徐培坤调研发现,“痕迹管理”本来是一种推动工作开展的管理方式和绩效考核手段,但一些地方过于注重“痕迹”,甚至要求事事“留痕”、处处“留痕”,让“痕迹管理”变成了“痕迹主义”。“无论大小事务都要有登记、有台账、有总结,忙工作成了‘忙台账’。”皖北一位乡镇干部调侃道,台账都快成了“艺术品”。因为台账的内容要详实丰富,形式要图文并茂,文字要手工誊抄,装帧要整齐好看,完成这件“艺术品”要占用大量工作时间,遇到重要节点还要全员加班加点。

  在“重留痕,轻管理”的背景下,少数干部甚至制造假痕、虚痕来应对。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少数干部以“留痕”作假来代替实际工作,有的干部入户走访一次,为完成拍照上报、减少下乡次数,竟带了几套衣服摆拍。在迎接上级考核时,基层为了形成“下发通知、开展活动、签到、会后报道及心得体会”这一完整的“证据链”,甚至采取打印微信截图、新闻稿等方式来“证明”。“看起来材料厚厚一沓,其实并没有做多少工作。”一位村干部坦言。

  ● “基层的‘痕迹主义’很多都是被上级部门‘逼’出来的。”

  ——皖北一村干部张某

  ● “基层得准备超出正常需要的台账,增加了基层工作量。”

  ——皖东某镇副镇长李某

  “考核检查机制需改进”

  “基层的‘痕迹主义’很多都是被‘逼’出来的。”皖北一村干部张某向记者诉苦,有的部门在年底考核时不深入基层检查,而是直接要求各单位上报材料,以资料多寡、“痕迹”是否明显来论英雄。导致考核结果与迎检材料挂钩、与工作成效脱钩。

  张某告诉记者,上级部门在每次检查前都会下发检查通知,对于要检查的事项一一列明,而迎检资料的准备就根据文件来套,一条一条、一项一项,对应准确,装订成册,资料上有就能过关,没有就要扣分。每个单位都要花费大量时间准备迎检资料。张某一天最多接待过3次上级扶贫检查,不仅全体村干部人人搞材料,还从村里请了两名退休教师帮忙填报资料。“材料准备得齐不齐、好不好、美不美,直接决定考评分数。不搞材料咋行?”张某说。

  “基层得准备超出正常需要的台账,增加了基层工作量,考核检查机制需改进。”皖东某镇副镇长李某告诉记者,一些个人基本信息完全可以准备复印材料,却被批评说用复印材料是工作态度不好,必须亲手誊抄。不同部门要求不一样,要应对上面检查,不得不准备好几本台账。有些检查是抽查,尽管可能抽不到自己,也得准备好台账以防万一。“有的上级部门单位横向之间不协调,信息不共享,纷纷向基层要材料。比如,一个数据多人要、反复要,感觉常常疲于应付,花费很多精力。”李某说。

  “目前,对一些工作的考核会委托第三方开展,而第三方机构水平参差不齐,考核的结果又直接决定基层干部工作的好坏优劣,让基层干部心理负担重。”皖北某县扶贫干部王某告诉记者,第三方机构的人员往往是社会组织、高校或企业,他们对考核的业务并不熟悉,考核过程既不专业又不接地气。他们严格按照考核表上的专业术语来套具体工作,经常会有群众听不懂这些术语,而第三方评估人员就认定某项工作没有做,这让干部们心里很委屈。

  ● “我们村到现在还没有重复报送过材料。”

  ——旌德县三溪镇霍家桥村扶贫选派帮扶干部刘峰

  ● “扶贫成效怎么样,到贫困户家里问一问看一看,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  ——怀远县扶贫开发办公室主任张鹏

  “群众的口碑是最佳标准”

  “今年报的扶贫档案资料,主要是贫困户基本信息、动态管理情况和业务工作记录。我们村到现在还没有重复报送过材料。”旌德县三溪镇霍家桥村扶贫选派帮扶干部刘峰坦言,“轻松了很多”。

  刘峰的轻松,得益于旌德县对痕迹材料事项的精简举措。旌德县规定,除中央和省、市委明确要求的事项外,各地各部门自行提出的留痕事项,原则上一律取消。除中央明确规定外,各地各部门不得要求单项工作使用专门笔记本记录,不得要求通过微信、QQ、APP等晒工作痕迹。

  除了直接精简痕迹材料,我省还从源头上刹住考核督查中的“痕迹主义”问题。针对督查检查考核多,以及考核名目种类繁多、指标面面俱到等问题,我省在“严规矩、强监督、转作风”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专项行动中,大幅精简督查检查考核,要求省级压减70%以上,省直部门不得擅自出台新的督查检查考核市县,市县对基层督查检查考核事项均要压减50%以上。

  怀远县扶贫办将往常以查阅资料台账、更新帮扶手册为重点的定期抽查、乡镇互查,改成了现在的不打招呼、直接入户,了解群众的政策享受情况和帮扶实效。“春节假期结束后,就没有接到过上级扶贫工作检查的通知,负担轻了很多,有更多精力解决好困难群众的问题。”怀远县龙亢镇韩庙村党总支第一书记、扶贫队长蒋泽瑞说。

  “群众的口碑是检验工作的最佳标准。扶贫成效怎么样,到贫困户家里问一问看一看,自然就知道了。”该县扶贫开发办公室主任张鹏认为,通过优化检查考核,既有效减轻了基层扶贫干部的“材料负担”,也可以更准确地了解干部的工作效果,掌握最真实的情况。

  不久前,蚌埠市纪委监委成立4个检查组,随机抽取11个贫困村、10个重点帮扶村和12个非贫困村,直接进村入户实地查看,暗访脱贫攻坚突出问题。从暗访情况看,以往一些困扰基层的检查考核多、报送材料繁冗机械等“痛点”问题已经有了明显转变。(李浩)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备案信息

安徽省铜陵市郊区周潭镇枫林村